您的位置 : 张工小说网 > 女生 > 古代言情 > 悲莫悲兮生相离

更新时间:2019-09-21 11:35:08

悲莫悲兮生相离

悲莫悲兮生相离

来源:落初文学作者:如穆清风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花错何满

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小说简介主人公叫花错何满的小说是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如穆清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,渡苦海偷余生,爱太多成心魔,行雪中饮浮冰,将相思认作酒。情一字,难多言,乐莫乐兮长厮守,悲莫悲兮生相离。...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第6章免费试读花错在路过那个小和尚身边时,她忍不住扭头多看了他...展开

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花错何满的小说是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如穆清风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,渡苦海偷余生,爱太多成心魔,行雪中饮浮冰,将相思认作酒。情一字,难多言,乐莫乐兮长厮守,悲莫悲兮生相离。...

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 第6章 免费试读

花错在路过那个小和尚身边时,她忍不住扭头多看了他几眼。小和尚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,双手合十的动作也拘谨了起来。

花错转过头轻笑着紧跟有道和尚走下石阶,竟忘了,大门口发生的那件事,正与她有关。

“各位施主,此处不宜喧哗。”有道和尚在人群后不急不缓地开口,“不知各位施主聚在这里所为何事?”

众人回头,见是有道和尚,便齐刷刷地往旁边一站,迅速给有道和尚让出了一条路。

在“路”的那头站着的那个愁眉苦脸的中年妇女,花错认得,是何满的那个“有眼不识泰山”的母亲。

“何婶儿,有道师父来了,他会给你主持公道的。”

“是啊何婶儿,这里是佛门净土,纵使你有再大的委屈,也不能扰了佛祖他老人家的净根。”

“有道师父,你快去劝劝何婶儿吧。”

“何婶儿,你也不要太悲观了,也许你们小满什么事儿都没有,只是中了什么邪……”

“胡说,这里是普度寺,怎么可能有邪……”

“哦对对对……”

……

有道和尚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中走向何婶儿:“施主,不知你遇到了什么麻烦,以至于失态至此?”

何婶儿指着摊在地上的何满,扯着嗓子喊道:“京都街上祸乱,每天死的人不计其数。不成想那祸水在普度寺里也敢作乱,只是可怜了我的满儿,日日来普度寺礼佛,还是糟了秧。老天爷啊——实在是不公啊——!”

有道和尚顺着何婶儿的手看向何满。何满想是被贴在了地上一样,在众人谈话之际身体一点儿也没动弹。

“贫僧记得施主。”话是对何满说的,但有道和尚看了何婶儿一眼,才接着说,“施主叫……何满?”

何满努力地眨巴着眼睛,表示肯定。花错看见何满脸上的泪水不停地流淌,而何满正死死地盯着她。

那目光里没有怨也没有恨,只像是水混进了水,什么**也没有。

何满的目光,有道和尚察觉到了,于是他转头看向花错:花错睁大了眼,微张着嘴。

其他人也转头看着花错,何婶儿气势嚣张地走到花错面前:“是不是你干的?”

花错很想赶快否认,可是还没过一秒钟她就愣住了:可不就是她干的吗?

花错也就慢了一秒开口说话,何婶儿便依据花错这一反应笃定花错与这事儿脱不了关系——虽然事实就是这样,但是……

但是何婶儿对花错推推搡搡:“我就知道是你,要不然我们家满儿怎么会单盯着你一个人不放?”

何婶儿一手叉腰,另一手指着花错的鼻尖——本来花错也不算高,但是何婶儿比花错还要矮一个头,因此画面是十分诙谐的:“昨天我就见过你——!”

你还骂过我呢。花错表示不满,但不语,只在心底想:

我倒要听听你想说些什么混账话?

“我还骂过你呢!没忘记吧?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,长得就跟个妖精似的,尽祸害人!”何婶儿话音刚落,周围的人附和道:

“看你小姑娘人长得挺端正,怎么这么恶毒?”

“长得好就善良吗?那可不一定……就说京都里现在流行的那遭瘟的病吧,还不是什么西域美人带来的……”

“那病可厉害了,还好我是乡下人,要不然我早就遭殃了。我有些住在京都的亲戚,到现在音信全无,估计是死了都没人收尸……”

“你别说,这小姑娘还跟那西域美人有些挂相……”

“她莫不是……”

花错不是清心寡欲的有道和尚,她听着那些人的议论越想越不对劲,开始不淡定:“不是我!”

话里的意思是,既不是西域美人,也不是……

花错想想都觉得心虚,但还是挺直了腰板说:“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有道和尚看向花错,投去一副“不是你还能是谁”的神情,虽然花错没领会到有道和尚表情里的意思,但她却莫名地有一种被人当场揭穿的感觉。

怎么回事儿,那有道和尚明明什么都没说,为什么我一看见他的眼睛就什么谎也编不出来了呢?花错想到。此刻她的心怦怦乱跳,一下子不知言何:

“我……”

何婶儿一脸得意地看着花错,仿佛花错的罪已经落实:“你什么啊你?你倒是接着说下去啊!理亏了吧,词穷了吧?找不到辩解的话了吧?我只问你,你要跟这事儿没有关系,为什么我的满儿要盯着你看!”

何婶儿紧抓住这一点不放,语气刻薄,声音尖利。

“我——!”花错看了有道和尚一眼,心跳漏了半拍。但花错转念一想,面子这事儿挺重要:“眼睛长在他身上他要看哪儿我怎么管得着?”

花错插着腰眼神对上何婶儿的眼睛,何婶儿也毫不示弱:“可满儿终究是盯着你在看,总有点儿意思吧?你偏说不是你,总得那点儿证据出来吧?”

“我——”花错眼珠一颤,“我就没看见他在盯着我……”花错胡搅蛮缠着,话里行间透着点儿没底气。

“有眼睛的都看见啦——!”何婶儿夸张地喊开,语气里处处是贬低,更让花错觉得难为情。

那何满也算有些聪明气,虽然身体动弹不得,弹花错“我就没看见他在盯着我”一句话话音刚落,何满就立即缓慢地转动自己的眼珠。

花错一看见何满这样,连忙抓住时机指着何满大声说:“你们看,他的眼睛是在转的,只是转得很慢!”

花错一说“慢”,何满就自动地调节自己转动眼珠的速度。

“他的目光在每个角度都会停留一下的,”花错知道何满是在可以配合自己,变放心大胆地说下去,“所以刚才他的目光只是恰好停留在我这里而已。按照何婶儿说的,他盯着谁看就是谁把他弄成这样的,那么他现在——”

花错一边放慢语速,一边留意何满的变化。而何满此刻死死地盯着何婶儿看,这令花错意想不到,也让她拍手叫好。

“现在何满正盯着何婶儿你看呢!”花错几乎是突出了这句话,生怕哪一个字说慢了。

小说《悲莫悲兮生相离》 第6章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黑帮小说
  2. 豪门小说
  3. 恐怖小说
  4. 后宫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